熟母禁断的肉奸
发表于 [2022-09-21]
http://Www.dywx.Net 第☆一文学阴部下儿子的脸湿了,他也在搓弄着

他再度勃起的年轻。

「啪!啪!啪!」她向后用力拍打自己雪白丰满的屁股:「健一……打妈妈

的屁股……用力的打……」

健一开始相信母亲有被虐待狂的倾向,「啪!」轻轻地健一右手掌打在母亲

的左臀上。

「大力一点!」扭动熟透的母亲似乎在的边缘了!

「不要怕!健一,妈妈只会高兴……打下去!不要怕……」

「是的,妈妈!」

「啪!啪!啪!」健一大力地拍响了母亲的屁股!

缓缓地、但重重的落下,「啪!」先打右臀,「啪!」再打左臀。

脸色涨的通红,汗如雨下,长长的美发散在颤颤的雪白丰乳上。

母亲的牝户每当儿子手掌打下时,就不自主地收缩,淫液一股一股地汩了出

来。

美妇人美丽的雪白屁股现出一个一个交错的五指形红印!

母亲右手伸向床头柜上,摸着了三个木制的衣夹,一只夹到如黑葡萄般大的

左奶头上,一只夹上右奶头,最后一只夹在勃起肿胀的阴蒂上!

刺激过于强烈,母亲的奶头射出几道细细的奶汁,都喷洒在儿子的脸上!

半年前为了使身体更丰满好引诱儿子,开始服用的女性荷尔蒙,竟然使

开始分泌乳汁。这几次的母子,只要受了强烈的刺激,粗黑的就会喷出

奶液!

「啊……我要泄光了……啊……」

雪子左手扭转着夹在阴核上的木夹子,右手食指中指在里猛挖;健一右

手食指中指也加入了母亲手指的行列,猛挖着母亲的。

一股潮水从母亲的牝户喷将出来,尽数淋浇在儿子的脸上!

雪子潮吹了!

阴核及又痛又刺激的阵阵快感,使她达到最,像一只发情的母兽狂

乱的吼叫:「泄……泄……」

上下左右不住乱晃的两只丰乳,将泉涌出的奶液四面八方的挥洒!

雪子登时蹲坐在儿子的脸上,沾满淫汁肿涨的压在他的鼻上,鼻尖被阴

唇咬住了,「不能呼吸了!妈咪……」儿子带着鼻音微弱地抗议。

「啊!对不起……」全身颤抖过度而发软的母亲赶紧将牝户往下移,沾满淫

液的和儿子的嘴唇对上了。

头有些发晕地俯身瘫在枕头上,从深深的乳缝间,母亲向下可以看到儿子的

鼻尖将热气喷向自己白嫩的耻部,可以感到儿子嫩嫩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

巴啧啧有声地吸吮起来!

她无力阻止,只有由得儿子将她满膣的淫液都吸入了口、吞入了肚。

过了许久,雪子才叹了口气,翻了个身靠着床头坐着:「来!让妈咪把你身

上擦乾……」

雪子抓了条毛巾,将还挺着发亮的儿子搂了过来,将儿子和自己身上都

擦乾了。

儿子撒娇地用脸庞在母亲的奶房上揉擦,意犹未尽地吸吮起奶头来,发出如

幼儿吸奶的声音,乳汁从他的嘴角溢出。

「看看你!嘴馋成这个样子!」雪子一边抚摩着儿子的头发,一边假装叱责

地说。

她想夜还未深,明天还是周末,望着儿子发亮又吐出透明丝液的,不禁

痴了。

(三)

「妈……我回来了!」

少年健一带着兴奋的语气,推了房门进来。

他刚从剑道社练习完,全身都湿透了。

「噢!回来了呀……」

雪子正在厨房忙着,稍微转头看了儿子一眼。

雪白的妇人全身上下只围了条围裙,乌黑的长发高高地髻着,只有几根青丝

飘在腻白的后颈上,有着美丽线条的背脊、宽大多肉安产形的臀部和浑圆修长的

双腿都暴露在儿子的视奸下,败德的牝户被围裙挡着,给跟儿子相奸的母亲

保留最后一份尊严,过份硕大而有些下垂的奶房也只露出一半的线条,这样半裸

的姿态反而使她添增了几分性感。

知道儿子正盯着自己光裸的背后,她故意挪了挪踩着无后缘高跟鞋白皙的小

脚,将重心从左脚移到右脚,白嫩的臀肉跟着抖动数下。

斜睨儿子一眼,看到他突出不久的喉结动了数下,明显在吞咽口水。

儿子挨近她身边,俯身调皮地在母亲的裸臀上左右各啾啾地亲了个响吻。

「要死吗?那里可不是妈咪的脸呀!」

雪子用沾着肥皂沫的纤手在儿子头上打了个爆栗,假装生气的说。

「还不快去把湿衣服脱了!全身臭死了!」

「是的,妈咪!」

儿子轻快的吻了母亲右颊一下,还等不及走到浴室就迅速的剥光了衣服,年

轻的弹跳了出来,随着脉搏在空中一跳一跳的。

雪子瞄了儿子勃举的年轻性器一眼,抿着嘴轻笑了起来。

青少年对性无穷的好奇与兴趣在她儿子身上展露无遗,从三个月前儿子生日

的那个春天夜晚,在儿子床上分开她的大腿以来,母子交合已经超过二百次了!

十三岁的儿子仍然索求无度地想将年轻的注入母亲的孕房。

母子是解决同样性饥渴的十三岁男孩和近四十岁母亲最安全的

方法,虽然和亲生儿子交媾是社会伦常所禁止的!雪子出神的想着,但总比让他

到不知明的地方发泄的好。五年前和外遇的丈夫离异的单亲母亲有着比一般母亲

更多的焦虑。也不是不想再交男友,想到前夫对她的伤害,就让她止步了,还是

从自己身上出来的骨肉来得安心吧。

怕儿子年轻未发育成熟的身体受损,这几个星期跟他约定只有周五和周六才

能进行母子,连平常也不许的!聪明的儿子十分懂事地接受了。

今晚又是周五的晚上了,母子俩心中都又兴奋又期待,空气中彷佛气味都不

一样了!

雪子擦乾了手,右手伸进围裙里,忍不住揉擦起自己的性器,在儿子回来以

前已经了二次了!蜜汁湿了又乾,乾了又湿,现在又汩汩的流了出来!

想到自己跟母狗一般的常和亲生的狗仔相干生子,忍不住低身下来,四肢着

地,随意地脱掉了高跟鞋,摆出如母狗一样的姿势,向上高高翘起圆圆雪白的屁

股,左手伸入围裙里捏挤已经硬起的奶头,右手在无毛的牝户上揉弄,为着儿子

年轻坚挺的的到来做准备。

「快来呀!我的狗仔儿子,母狗妈妈的牝户在等着狗儿子的狗鞭呀!」雪子

心中呐喊着,希望儿子现在就像野狗一般占有自己!

「汪!汪!汪!」好似会读母亲的心般,削瘦年轻的儿子摇着发亮的性

器爬了过来。一边学着狗叫,一边学像小狗一般在母亲身上猛力嗅着。先闻了闻

母亲微微散发粪味的肛门,再嗅了嗅那潮湿的。母亲右手食指和中指用力拨

开,现出鲜红的里内,想诱使儿子立即进入!

只见狗儿子东嗅西嗅,竟朝母亲雪白的大腿移去,伸出舌头舔起大腿内侧,

亲吻着白嫩嫩可见青色血管腿肉,往下舔着浓纤合度白皙的小腿,许久嘴才停在

有着一条条凹槽的脚根上,母亲的脚背是压着地的,脚底板现出一道道白嫩的皱

纹,微微散出一股汗臭的脚味,狗儿子却如对了味一般,湿津津地、一寸一寸地

将那咸咸汗味舔入口中!

又痒又兴奋,雪子扭身瞧着儿子热恋着自己的小脚,却不跟自己结合,心中

不免有些着急,但是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脚底传来,不由的抬起紧缩脚趾的白

脚,现出完美的弓形。

儿子双手紧抓母亲两只纤细的脚根,赞叹那两只小脚美丽的线条,五又四分

之一号的鞋号,大约是十八公分,照母亲的身高来算是非常的小的,自从八、九

岁开始对异性好奇以来,家里唯一的女性——母亲,在还未对他露出之前,

唯一裸展现在他眼前的就是这一双美脚,尤其母亲常常蹬着三寸高根鞋在家

里「喀啦喀啦」地走来走去的,这双美脚对年轻而对性一知半解的儿子来说,就

是母亲的性器。

想起第一次懂得时,他的初精就是边嗅着母亲的旧高跟鞋、边射入另一

只鞋内,以后看到母亲再穿上自己喷洒过的鞋子,就会兴奋莫名。雪子不知

道自己在很早以前就跟儿子的做了亲密的接触!

轮流嗅着母亲踡起白皙纤嫩紧紧挤在一起的脚趾,鲜红的蔻丹使白嫩的脚趾

更加可口。狗儿子用力的吸吮起母亲的脚趾头,从大脚趾到小脚趾都没错过。

不一会母亲的小脚就沾满儿子湿亮亮的唾液,藉着唾液的润滑,儿子抓着母

亲的双足,用那脚底的嫩肉代替肉激烈的搓弄起勃起到有些痛的,用力

将母亲的双足夹紧自己的老二,视线前就是母亲黝黑菊花瓣形的肛门,及被拨开

汩出透明蜜汁的牝户。

一幅极尽邪美淫荡的景像!

忍了一个星期的少年,精关是不容易守住的,这样用母亲双足套弄不到

数十下就想射精了,雪子一直带着有趣的表情看着儿子玩弄自己的小脚,一见儿

子涨红了脸,心知不好儿子快射精了,连忙使力抽回双足,竖立的老二顿

失依靠,在空中不住晃着。

雪子轻笑着,看了儿子一眼就往阳台爬去,拉开了纱门,手抓着铁栏杆,裸

蹲在窄窄的阳台上,将自己的藏在及腰高的水泥墙内。

「琦丽呀……」雪子望着下降的夕阳赞叹着!

外面的光线还甚亮,她不敢直站着,虽公寓在七楼,上面还有两层,左右两

边都有同层的邻居,不相连的阳台是在一直线的。左右及前方近处都有高楼,高

楼上的人斜斜看下还是可以看到她的,害怕被人瞧见的紧张及想在天光下暴

露与儿子相奸的的,让她兴奋得发抖起来。

不一会,儿子也晃着流着口水发亮的爬了出来,搂住她的腰,紧蹲在她

后面,头靠在母亲白肩上,母子俩一起欣赏美丽的夏日夕阳!

「啊!掉下去了……」母子俩一同轻呼着,儿子也在落日消逝的同时用力一

挺进入了母亲的体内,母子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儿子操起进出母亲身体的活塞动作,母子冒着被邻居看见的危险,在光天化

日下奸淫着。

颈后的儿子喷着热热的鼻息,雪子边用眼不安的在左右扫着,边用屁股迎合

着儿子越来越快的动作。

天色逐渐暗去,许多人家已经点亮了灯火,不知被人看见的严重性,儿子激

动的站直了身体,雪子也被儿子抬得站直了腿,但身子还是不敢直起。

「吧哒!吧哒!」儿子的大腿肉及小腹撞击母亲臀肉,发出了很响的声音,

白色的肉浪一股一股地从撞击处往前送去。

想作手势叫儿子蹲下来,但儿子搞母亲搞得起劲,并未看见母亲的动作,还

轻轻的哼了起来,「吧哒!吧哒!」的响声就这样在雪子忐忑不安的心情下持续

了十分钟或更多的时间。

闪着汗光、削瘦而结实的儿子,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咬着嘴唇,专心地注视

着母子结合处,几乎两秒就要撞击母亲的臀肉一次!

母亲腰间围裙的系带早被想看母亲奶房的儿子解开了,只剩白颈上的系线将

围裙吊着,儿子大部份的时间是将手托持着母亲的骨盆以便施力,偶尔会向前抓

着如吊锺般前后摇晃的母亲,近乎虐待般揉挤一番。

「不行这么久!隔壁的木村家大概就要回来了……」雪子回头望着儿子,他

似乎还没结束的意思,仅管下体传来灼热的感觉让她的意识有些混乱,想想事情

的严重性,还是该克制想让人看见母子相奸淫戏的奇异。

「该让他赶快射出来!」雪子边想着,边用右手向分开的大腿中间伸去,在

后头不远处找到了儿子的肉袋,小心地揉弄起那年轻的睾丸。左手也没闲着,在

自己的阴核上急速搓着,同时紧缩起的肌肉,蠕动的阴肉一阵一阵地压挤儿

子年轻的性器,想将滚烫的从睾丸里榨出。

这样弄了一会,似乎有一些效果,但儿子没有马上射精反而呻吟得更大声。

左边隔壁的灯突然亮了!木村家有人回来了!也似乎听见木村夫妇讲话的声

音。

雪子几乎要跳了起来,全身一紧,狠狠箍住儿子的,儿子哼的叫了

一声,似乎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了。

他双脚脚尖着地,全身的劲力都集中在和母亲交合的那一点,胯下抽送地飞

快,不到一秒就戳入一次!

「吧哒!吧哒!」

雪子知道这是紧要关头,眼睛害怕地望着左边的木村家,直起上身,合起雪

白的双腿,两脚并的拢拢的,将儿子坚硬的年轻紧紧地夹住。

儿子困难的抽动着,身高不到母亲鼻尖的男孩,汗湿的脸贴在母亲白嫩的背

脊上,不住的喘息。抽手解开围在母亲颈上的系带,让围裙滑了下去,瘦瘦的双

手向前抓着了母亲柔软的奶房拚命的挤压,食指和大姆指还疯狂的揉搓那两只粗

黑的奶头!!

雪子轻呼了一声!这样子她是完全的站在阳台上和亲生的儿子交媾,完

全没有遮盖了,她可以看到街上往来的行人和车辆,路上的人快速地走着,他们

哪会知道七层楼上的阳台正上演败俗的母子相奸好戏!

「快一点呀!」雪子回头无声地暗示儿子,隔壁的木村家大概有人觉得外头

有奇怪的声音,走近了阳台的落地窗,可能想开窗!

过份地紧张,雪子全身僵硬着,一股奇怪的性感竟冲向脑门,全身的抖

起来。

儿子年轻紧绷的屁股瞬间抽搐起来,向上在母亲体内喷洒热热的!

雪子粗黑的奶头也在那刹那间喷出白色的乳汁,几道奶液飞溅出栏杆外,化

成一丝一丝的奶雨,降到路上的行人头上。

年轻的儿子还没射完精,木村家的落地窗「刷」的一声打开了!

雪子心想完了要被人看见了,只感到儿子拦腰将自己抱起,几个飞步往后,

两人已在屋子里了。

往前一倒,雪子伏在地板上,高高翘起屁股,让儿子像狗仔儿子干着母狗般

舒爽地将剩馀的射入自己的孕房。

「噢……」

射完了精,儿子软软的伏在母亲白皙的背上,由于刚才的刺激太大,两人都

大声地喘息。

「奇怪!那是什么怪声音?」木村太太大声地在阳台对屋内的木村先生说。

雪子跟儿子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地面面相觑,等到木村太太走进了屋里,两人

才觉得刚才真是又惊险又刺激,「噗吃」一声笑了出来。

「狗仔儿子!差一点就让妈咪没法做人了!」雪子推开压在身上得儿子,有

些生气得说。

「对不起!妈咪……」儿子认真的道着歉,但不一会又调皮的笑了起来说:

「不过,刚才也是非常地刺激呢!」

「你噢……就只知道玩!」雪子又推了儿子一把,似乎同意了,不再抱怨,

一时之间似乎又想回到阳台上。

「诺!妈咪还要煎牛排呢,不跟你玩了!」美妇人站直了身子,也不管儿子

的正从里流出,擦也不擦地就向厨房走去。

雪子在厨房忙了一会才想起那条围裙:「乖儿!去把妈咪的围裙找回来。」

雪子刚喊完,就见聪明的儿子已经笑着手拿着围裙从阳台走来,年轻地

又翘得老高了。

雪子心想,待会可能要一边煎着牛排、一边被儿子奸,下体又火热潮湿了起

来,不禁似笑非笑的望着儿子。



内容页页面引入内容
所有页面引入内容